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金誉彩票网注册 > 安道尔 > 正文

大 S 婆婆、汪小菲妈妈、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人张兰会被监禁吗?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05

  一个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人,因为藐视法庭而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刑,此时又传说人在北京,这判决还能执行吗?

  原俏江南的当家人、汪小菲的妈妈、大 S 的婆婆——张兰,近日又出现在了风口浪尖。

  3 月 12 日晚,据港媒报道:原俏江南董事长张兰日前因藐视香港法庭,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处监禁一年。

  当时,香港高等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向被告一方的张兰发出禁制令,除冻结她的资产外,还下令她需披露其资产。

  但法庭发现张兰未遵从法庭命令,向法庭申报她有净值超过 50 万港元的资产。

  香港法律中的 藐视法庭 不仅仅是破坏法庭现场秩序,未按要求提交或申报香港高等法院要求的资料,也属于藐视法庭。

  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延至 2019 年 3 月 5 日处理张兰的判刑,判她监禁 1 年。

  消息传出后,3 月 13 日,有人曝出张兰的朋友圈截图,内容疑似对此事的回应:

  张兰在 2015 年出售俏江南股份时,先后向原告 A DOLCE VITA FINEDINING COMPANY LIMITED(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 ) 及香港高等法院瞒报资产,当时,香港高等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向被告一方的张兰发出禁制令,除冻结她的资产外,还下令她需披露其资产。

  但法庭之后发现张兰未遵从法庭命令,向法庭申报她有净值超过 50 万港元的资产。因此,法庭终在去年 3 月裁定张兰违反禁令,行为构成藐视法庭。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延至 3 月 5 日处理张兰的判刑,判她监禁 1 年。由于张兰缺席聆讯,法官又发出手令,下令将张兰拘捕和送交监狱。

  同时,上述报道还称,法官的判词表示,张兰在判刑当日未出席,代表她出庭的律师亦没有作任何求情。法官直指张兰就违反法庭命令等行为没有道歉,显示出没有悔意。

  即使法庭要求张兰出席判刑聆讯,张兰亦未有出席及作出任何解释,法庭也需要确保所作出的命令不会被轻视,而且张兰明显故意及有计划地违反法庭命令,行为严重。诉讼中,原告向张兰申索达 2.8 亿美元,但张兰却只申报约 128 万美元资产,原告会因而蒙受损失,故需判监。

  1、2018 年 3 月 14 日,我发现被告因违反 2015 年 2 月 26 日作出的命令( 命令 )而藐视法庭,该命令要求被告披露其个人价值 50 万港元或以上的所有资产,该命令有助于同一天针对被告作出的 Mareva 禁令。该案件的事实已在 2018 年 3 月 14 日的判决中列出( 判决 )。

  2、今天是休会听证会,目的是听取各方就被告藐视法庭罪提出的适当处罚和相应命令的意见( 处罚听证会 )。罚款听证的日期最早确定为 2018 年 7 月 27 日。

  3、2019 年 2 月 8 日和 2 月 15 日,被告通过其律师以书面形式向原告和香港高等法院确认,被告对原告就藐视法庭罪的处罚而寻求的命令没有异议,并且不会就处罚作出任何陈述。律师们在致香港高等法院的信中要求免除他们出席罚款听证的责任。

  4、2019 年 2 月 28 日,原告提交并送达了他们的量刑意见书,以进行处罚听证。

  5、同日,香港高等法院向当事人发出指示,指示被告的律师继续记录在案,他们应出席罚款听证,并就为何不应对被告判处立即监禁一事提出意见。

  6、作为回应,被告律师于 2019 年 2 月 28 日致函香港高等法院,指出他们没有作出任何提交的指示,并确认被告对法院可能作出的任何命令(包括交付审判)没有异议。法院通过律师向被告发出书面提醒,她被判藐视法庭罪,必须出席罚款听证,并可发出逮捕令以确保她出席。

  7、尽管香港高等法院作出了指示和提醒,被告今天仍未能出席罚款听证。她的律师在法庭上确认,他们没有就将要作出的惩罚及相应命令,或就被告人的藐视行为而代表被告人作出任何呈交的指示。

  22、在本案的所有情况下,我认为应立即对被告判处 12 个月的监禁,并根据原告提交的草案,发出拘押令和拘押令。此外,香港高等法院还将发出命令,要求被告在赔偿的基础上向原告支付拘押申请的费用,并提供 3 名律师的证书。

  我们再来梳理一下这件事。2013 年,CVC 为了收购 82.7% 的俏江南股份,支付了 2.8 亿美元。

  后来,CVC 发现这笔钱去向不明,因而要求香港高等法院冻结资产,为了防止张兰私自转让公司资产,保证最后清算时资金的安全性。

  2015 年香港高等法院判决时,向张兰方面发出禁制令,包括冻结资产,禁止转移、出售香港境内、境外 5100 万美元的资产(约 3 亿人民币),同时也下令揭露其资产状况,含持有的股份、存款、动产及不动产,合计约 128 万美元(约 850 万人民币)。

  然而法官发现张兰并未遵守规定,向香港高等法院申报禁制令规范范围内的资产,在 2018 年 3 月裁定违反禁令,行为藐视法庭。不过判决当天张兰并未现身,受任律师也没有帮忙求情,法官认为要求她出席却没有到场,也不做任何解释,其违反法庭命令之行径明显故意、有计划。

  从这份 2019 年 3 月 5 日发出的裁决书可以看出,关于藐视法庭罪,在 2 月份已经有了定论,而且张兰也没有继续上诉。

  等等,这不对啊?大家关心的就是张兰到底会不是会被监禁,而不是你们对打赢官司有没有信心。

  陈若剑称,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之裁决,张兰已经于 2018 年 4 月 11 日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提出上诉。目前,该案件仍在等待香港高等法院的排期开庭,上诉法庭尚未就该案作出最终裁决。张兰将会向上诉法庭提交新证据,以推翻 CVC 的该项不实指控。

  2018 年 4 月 11 日提起的上诉,且尚未开庭,那么 2019 年 3 月 5 日的裁决书又是什么情况?

  同时有媒体称张兰此时人在北京,并没有像香港媒体报道中提到的 拘捕和送交监狱 。

  圣基茨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但对于另一群人来说,这个名字与维京群岛和开曼群岛是一个意思。

  2011 年 3 月,俏江南向证监会发行部提交了上市申请,监管层冻结了餐饮企业的 IPO 申请。

  2012 年春节前,证监会披露 IPO 申请终止审查名单,俏江南赫然在列。张兰被迫转战港股,但中间历经多番波折,仍未能在规定期限内上市,导致其触发了向鼎晖融资时签署的 股份回购条款 。

  2013 年 10 月 30 日,有媒体爆出欧洲私募股权基金 CVC 计划收购俏江南的消息。

  2013 年年底 CVC 完成对俏江南股权的收购,张兰出售股权,并辞去俏江南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

  2015 年 6 月保华公司代替 CVC 出任俏江南董事,俏江南正式被债权银行托管。

  2018 年 3 月,北京商报曾独家报道了北京宴董事长杨秀龙已正式出任俏江南 CEO 的消息。

  据杨秀龙透露,2018 年俏江南营收 5 亿元,仍未盈利,这个数字比 2007 年的 10 亿元营收缩水了一半。

  一个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人,因为藐视了香港的法庭而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刑,此时人又在北京。

  金融八卦女 APP,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700 万人的选择。点击阅读原文,这里有更大的视界,金融八卦女等你。

本文链接:http://dicaspace.com/andaoer/130.html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